三月中文 - 网游竞技 - 为孤煞王爷连连生子后当贵妃了在线阅读 - 第151章 大年初二

第151章 大年初二

        西黎城。

        寒风刺骨的夜被愁绪无限拉长,燕清淮抬头往天上看,漆黑一片,不见半点光亮。

        “三哥,会有多少人……叛国……”

        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嗓音都是发抖的。

        久居皇城,入眼处皆是富贵繁华,听燕扶光说朝廷已经五年不曾给这里的官员发放俸禄后,燕清淮说不出更多指责的话,他只是心里很复杂。

        朝廷的漠视是罪魁祸首,西黎城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在长长的边境线上,还会不会有。

        气温急剧下降,路上凡是沾了水的地方全都被冷硬的冰覆盖,一脚踩上去,不小心便会摔跤。

        燕扶光扶了一把踉跄的燕清淮,无奈道:“我也不清楚能查出来多少人。”

        他没有预知一切的能力,不过在燕扶光心里,没什么不可以解决的事情。

        查清楚后,该杀的杀,该留的留。

        眼前最大的困难并不是清算叛国的人数,而是西黎城外不远处南岚山脉另一侧虎视眈眈的岚族人。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拿到了细作传递回来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针对大燕泄露出来的机密做出了缜密的作战计划。

        一切都蒙在雾里。

        带来的人手不够用,燕扶光写了信回京城,请求朝廷派人速速赶往西黎城。

        同时,他也往西北方的白鹤城送了消息,要求那里驻扎的军队做好准备,及时支援。

        人少效率低,燕扶光不想等给其他官员多余的反应时间,他拉上燕清淮,亲自一个个去把那些与岚族勾结的官员揪出来。

        浓重夜色中,血腥味混杂着哀求声充斥宁静的夜幕。

        **

        大年初二,宁华月迫不及待踏上回宁府的路。

        宁夫人从见了徐皇后那面之后,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见到宁华月,更是迫不及待地问:“月儿,你姨母是不是叫你进宫了?你们说了什么,你有没有随便答应她什么?”

        宁华月想诉苦的正是这个。

        “皇后姨母让我回家帮忙劝劝爷爷,让爷爷在皇上面前给大皇子说好话,这我怎么可能答应!”

        宁夫人再次确认:“真的没有答应?”

        宁华月有点恼,她哼哼道:“娘亲,你真当我愚蠢吗?让爷爷在皇上面前说那些话,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宁夫人悬着的心这才算放下了,她后怕地拍拍胸口,压低声音道:“其实,娘亲回想起来,觉得和皇后娘娘并没有那么多情分,皇后娘娘说到底看上的还是我们宁家可以成为他们的支撑。”

        不过这件看似双赢的合作,随着废太子一事崩解。

        “你不要太没心眼了,你当人家是姨母,人家不一定真心把你当外甥女。”

        “……啊?应该不至于吧……”

        “怎么就不至于!”宁夫人见宁华月不相信她说的话,气得戳了戳她的脑门,“你这孩子,娘亲会害你吗?别的不说,就你哥哥被王爷弄出京城这事,皇后娘娘有过帮忙说话的意思吗?她还不是冷眼看着?!”

        说起这件事宁夫人就气:“你哥哥今年还是没能回京!再回不来,只有我死了我们母子才能见面了!”

        宁华月自知理亏,而且宁淮安是被她牵连的,她赶紧给宁夫人顺气,赔着小心道:“娘亲,我知错了,以后不会那么没心眼了……”

        她一认错,宁夫人又不忍心责怪,马上又反过来安慰她:“也不全是你的错,你当时在府里的处境也不好,怪不得你。”

        “娘亲,我们要是帮了王爷,王爷不会不领情,到时候哥哥就能回京了。”

        宁夫人想想就高兴:“月儿你说的不错,但你爷爷那里,我还不确定他会不会听进去我们说的话。”

        宁家做主的是宁阁老,他不发话,其他人不敢随便站队。

        宁华月来之前就做好了慢慢来的准备,她道:“不着急,爷爷不是固执古板的人,我们坚持在他面前给王爷说好话,相信爷爷会动摇的。”

        是王嬷嬷说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燕扶光身上的闪光点很多,宁阁老没理由看不到。

        宁华月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她和宁夫人闲话几句后就去宁阁老的院子絮叨燕扶光的光荣事迹了。

        宁阁老默默抬起茶碗喝茶,掩住唇角的笑。

        晋王府,锦箨院。

        宁华月和陈清姿都回娘家了,绿卿没有娘家可回,带着三个孩子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

        澜哥儿迷迷糊糊坐起来,揉着眼睛问:“娘亲,什么时辰了?”

        绿卿打了个秀气的哈欠,推开黏住她的两块小牛皮糖,回答道:“巳时。”

        “啊?!”

        澜哥儿顾不得被推开后委屈巴巴看向他的弟弟们,灵活地爬下床,光着脚就要往外面跑。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绿卿忙追出去问:“什么来不及了?别光着脚呀,会着凉的!”

        澜哥儿苦着脸道:“迟到了,会被夫子说的……”

        绿卿滞了滞:“……澜哥儿,今天不用去学堂呀,夫子都回家过年了。”

        澜哥儿恍然大悟,他红着脸小声道:“忘记了……”

        说着,他哒哒哒跑回内室,在床前把自己的鞋子穿好。

        绿卿小声笑了几下,笑够了再进来。

        “好了,快起来咱们用膳了,睡那么久,肚子都该饿了。”

        澜哥儿心心念念他的功课,才用了午膳就钻进了他的书房用功。

        绿卿抱着九哥儿感叹:“以后也要像哥哥一样勤奋好学。”

        九哥儿笑嘻嘻盯着绿卿,嘴角流下一串晶莹的口水,看他这嬉皮笑脸的小样儿,绿卿装作凶狠地咬了他的小脸蛋。

        “咯咯咯……”九哥儿开怀大笑,根本不在怕的。

        闹了会儿,聿哥儿也喝好奶拱进了绿卿怀里。

        搂着两个胖娃娃,绿卿心情好得不得了。

        乍一看见寄琴蹙眉,她就敛了笑,“怎么了?”

        “皇后娘娘昨儿夜里病倒了,今天都还没醒来,王妃说,让您和陈侧妃明日随她进宫探望。”

        徐皇后病了?有那么严重吗?

        腹诽归腹诽,绿卿还是无奈点头:“好,我知道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