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龙婿在线阅读 - 第2510章 秩序与法则

第2510章 秩序与法则

        叶辰的承诺,让李念宗的内心激荡澎湃。

        他跪在地上,仰望叶辰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热血,激动不已的问道:“先生,接下来属下应当做些什么,还请先生明示!”

        叶辰目光如炬,朗声道:“这里的节度使以及特使,都已经被我控制,眼下你们骁骑卫,就是这里话语权最高的人,所以我需要你配合我,先将骁骑卫中,那些死心塌地为破清会卖命的人,一个不留的全抓出来!”

        李念宗表情惊诧不已的说道:“先生,请恕属下直言,骁骑卫也苦破清会久已,只是没有机会脱离他们的掌控,如今先生能给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相信所有骁骑卫都一定会追随先生的脚步、听从先生的吩咐,全力以赴击败破清会!”

        叶辰摇了摇头,淡淡道:“你有勇有谋也有骨气,但似乎对人性还缺了几分了解。”

        说着,叶辰表情冷峻的说道:“你有所不知,方才那个中旗长,已经把解药的真实情况,以及你们的计划一字不落的告诉了我,相比对抗破清会,或者亡命天涯,他更希望留在破清会,并且一路往上爬。”

        李念宗瞪大眼睛,脱口道:“先生……这……这是真的吗?!”

        “当然。”叶辰点了点头,将方才与那中旗长的谈话内容告知了李念宗。

        李念宗听后登时大怒,咬牙道:“这个该死的马晨飞,竟然想出卖整个骁骑卫!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叶辰淡淡道:“骁骑卫中,像他一样的人也不在少数!”

        微微一顿,叶辰又道:“据他所说,仅他能够确定的就至少有十几人之多,那些模棱两可,或者暂时摇摆不定却会在关键时刻选择背叛骁骑卫的,加起来也不容小觑!”

        “我现在想让你们所有骁骑卫和所有死士,全都团结起来,表面上装作一切都未发生,成为一颗插在破清会内部的钢刀!”

        “但是,想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确保你们这些人里面没有任何叛徒存在!”

        “否则的话,一旦有一个人试图向外通风报信,都有可能给你们印来杀身之祸!”

        李念宗不假思索的说道:“先生放心,我立刻带人将马晨飞抓起来,逼他说出其他所有人的名字,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叶辰摆了摆手:“如此以来也甚为不妥,因为这件事情很可能会有漏网之鱼,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好了,那个马晨飞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而且他也相信了我的说辞,我已经让他暗中发动那些与他志同道合的人,相信那些人也会帮他将其他摇摆不定的人也拉拢过来,届时他们会将毛巾拿在左手,你要做的就是跟你绝对信得过的人说明情况,等稍后我去为所有骁骑卫发药的时候,你们以我摔杯为号,将所有左手拿毛巾的人全部抓起来!”

        李念宗听闻这话,顿时一脸信服的说道:“先生好主意!以先生的方法,竟然能将这帮人,一个不留的全部抓出来!”

        说罢,他忽然想起什么,急忙又问叶辰:“对了先生,您准备如何处置这帮人呢?”

        叶辰问他:“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李念宗表情坚定的说道:“属下以为,这些人罔顾祖先的悲惨经历与刻骨仇恨,只在乎自身利益,甚至不惜为此出卖并肩作战的战友,其心当诛!这等人,与当年放清军入关,甚至亲手杀死南明永历帝的大汉奸吴三桂有什么区别?!”

        叶辰没想到,李念宗提到汉奸,竟然想到的是几百年前的吴三桂。

        不过,他很快也理解了其中缘由。

        这些骁骑卫的祖先,应当有不少人都是南明子民,南明是汉人最后的王朝,对那时的汉人来说,吴三桂便是这世上最奸的奸臣。

        他不仅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将清军放入关内、夺走了汉人的江山社稷,甚至还为清军做马前卒,对自己的同胞同族,犯下了诸多不可饶恕的罪行。

        更令人愤慨的是,此人本是大明臣子,却在降清之后,亲自将南明最后一位皇帝永历帝抓至春城,并亲手将其杀害,这种弑君的行为,在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中,也并不多见。

        所以,此人几乎可以算作是汉人之中,最大的汉奸。

        不过,叶辰此时却对李念宗摆手说道:“我虽赞同你对这些人的评价,但却不赞同你对这些人的惩处。”

        李念宗忙问:“先生,您觉得哪里不妥?”

        叶辰淡淡道:“杀人总是很容易,但绝大多数时候,杀人是缺乏足够正义的,你们毕竟只是一个群体,并非一个健全的社会,你想杀他们,首先是无法可依,其次是未必能够完全服众,万一你们的行为给了其他人一种‘逆我者亡’的感觉,那对其他人来说,跟被破清会控制又有什么区别呢?”

        李念宗愣了愣,问他:“先生,那您的意思呢?”

        叶辰淡淡道:“一旦今日的目标达成,你们就等于在实际意义上脱离了破清会的掌控,而我也并不是你们的新主人,只是与你们达成了一个公平协议,这个协议的内容是我给你们提供解药,你们与我一起对抗破清会,一旦破清会被铲除,这个协议将自然终止;”

        “所以,你们在这个协议存续的阶段里,你们的大方向虽然要遵从与我的约定,但在你们内部,则需要建立起一套有公信力的内部秩序,任何内部事务在做决定的时候,都要能够服众。”

        说到这里,叶辰顿了顿,继续道:“一旦这个有公信力的内部秩序建立起来,这套秩序就等于是你们内部的基本法则,所有人的行为,都要受到这套基本法则的约束,并且你们要保证这套法则的公平性,确保它适用于你们中的每一个人;”

        “至于那些意图背叛骁骑卫的人,应该在这套基本法则建立起来之后,用这套基本法则去对他们进行惩罚,那样才能够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服众。”

        话说至此,叶辰看着李念宗,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真想杀他们,一定得是大家都要杀,而不只是你要杀,

        李念宗沉默半晌,一脸感激的说道:“先生,您的意思,属下明白了!”

        叶辰嗯了一声,淡淡道:“你先下去准备吧,找你完全信得过的人,把这些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后面的人,我还要挨个见一见,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与那马晨飞一样的人,若是有,我也会让他们左手拿毛巾便于区分,届时你便带人将他们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