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塑千禧年代在线阅读 - 733 唏嘘

733 唏嘘

        奇梦达破产。

        这个消息让人唏嘘。

        不过,方卓最近因为金融危机里业界公司起落而唏嘘的比较多,所以,只能为奇梦达和罗总唏嘘一小会。

        等到欷歔结束就是思索奇梦达破产所带来的价值。

        奇梦达有厂,有人,有专利,这里面最重要的自然是专利。

        亏损归亏损,破产归破产,奇梦达今年仍然占据全球10%的DRAM市场,是当之无愧的流着血的全球知名厂商,也是欧洲硕果仅存的存储器厂商。

        当然,今年是大家都流血,只是奇梦达流速过快,失血过多。

        内里的原因,方卓认为绝不能把一家知名厂商干到破产的大部分因素都归结于个人——罗总绝不能如此被苛责!

        况且,这个市场里倒闭破产的绝不会只有奇梦达一家,听说日本厂商尔必达的情况也不妙,它的市场份额比奇梦达还多,真的是占的越多,流血越多。

        但尔必达底子比较厚,是日立、NEC、三菱等巨头剥离组合的公司,本身还有很强的行政色彩。

        只是,这一波下行周期碰上金融危机,真的是把DRAM市场砸个稀巴烂,是一场全球的大溃败,所以,它也比较挣扎。

        如此情况之中,三星又默默的反周期上产能了……

        这简直让其他厂商都为之胆寒,也真是彻彻底底的不死不休,就是要趁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持续给对手放血,就是要最大化的削弱其它阵营。

        奇梦达的倒下象征着欧洲退出这一领域,现在全球前五的DRAM大厂商只剩下韩系的三星和海力士,美系的美光,日系的尔必达。

        方卓坐在硅谷,观望这么一个阵仗,也没敢为临安二厂定下太高的目标。

        现在就是打包奇梦达的专利、收拢奇梦达的残兵、挑拣奇梦达的设备,先从利基型存储转到DRAM这个赛道,然后低速运行的度过这段硝烟时光,再看看有没有垃圾可捡……

        这样积蓄几年,捡来的专利足够武装自己不受侵犯,或许能下场试试深浅。

        至于可能剥离出来的临安二厂由谁来掌舵……

        方卓尽管在电话里询问了罗总,但心里已经有个被推荐的人选。

        梁孟淞先前没入职冰芯的时候就提过他的朋友,现在正在华亚科担任总经理的高启全,一位在宝岛被视为「DRAM教父」级的人物。

        而华亚科本身和奇梦达也有渊源,它是03年由奇梦达与南亚科技合资成立的代工企业。

        奇梦达去年的颓势就十分明显,到了今年,华亚科不得不引进替代者,最终是美光以4亿美元收购了奇梦达持有的35.6%股份。

        就这,华亚科还面临着奇梦达的坏账,不得不先从美光那里拿一笔贷款应急。

        方卓与高启全简单聊过两次,初步印象不错,只是,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感觉。

        现在的临安二厂肯定是请不来高启全的,怎么也得有个框架模样才能谈一谈合作与前景,这项任务又落在了奇梦达的身上,落在了它的65n程Buriedordline技术上,落在了它今年宣布的46nF2Buriedordline(埋入式字线)技术上。

        但能不能请来高启全,方卓虽然自感挖人手法娴熟,也还是没什么把握,毕竟,人家已经是华亚科的总经理。

        只能说,尽力先做,到时再看情况。

        方卓密切关注着奇梦达的信息,要求专人来收集它的动态。

        申请破产只是第一步,后续的流程恐怕还需要数月之久,目前这个阶段,恐怕也没有哪一方敢轻易接过奇梦达的盘,最大可能还是资产切割出售。

        下个月访欧,正好先报个名,也当面安慰下罗总受伤的心。

        十一月剩下的半个月时间,一方面是MIGA基金在高尔夫球场缓慢复苏,另一方面仍旧是各路厂商或裁员或倒闭的消息在源源不断的更新。

        方卓相较于之前行程的繁忙已经有很大的缓解,只保持差不多三天飞一趟的频率,对重点厂商和项目进行出击。

        如此持续到月底,当他从芝加哥飞回硅谷,人事部门的负责人劳森通知了十一月份最后的好消息——诺基亚裁掉营销、研发部600人。

        「好事,唔······诺基亚不会搞特洛伊木马吧?」

        方卓第一反应在高兴之后有点顾虑,转而一想,诺基亚都是被特洛伊的那类。

        更何况,Mars和iPhone摆在市面上,对方也不屑的非要坚持电阻屏,那么,收容心碎员工就应该没有问题。

        但他也额外和人事负责人劳森吩咐了下:「要是有诺基亚的研发工程师过来,记得和我说下,我想听听诺基亚内部真实的生态状况。」

        劳森记下,她最近忙的脚不沾地,也没忘顺带关心公司如今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方总,我们和诺基亚的官司怎么样?」

        方卓微笑以对,引用了前两天刚看到的来自苹果对诺基亚起诉的回应:「这个问题会被妥善解决的。」

        同样是专利问题,苹果也是被告,但没听说有什么磋商的风声,不知它是不是会把法律程序走完再说。

        从法务部的判断来看,易科和苹果都不太好赢,常规处置上还是大家坐下来谈,只是,法律程序后的价码肯定会有大的变化。

        晚上时间,方卓请研发中心的几个负责人一起吃了顿饭,讨论将近两个月时间给易科带来的变化,以及,部门职能上的若干调整。

        如今的易科,手机研发+芯片设计+前沿功能+友商合作联动便是硅谷这里的主体。

        因为两个月时间新晋入职两百多人,后续还会有进一步的扩增,除了租用隔壁楼,更细化的研究方向和投入预算也是需要拿出来的。

        再加上,公历年只剩下最后一个月,这些工作的展开也必须提上日程。

        作为经济危机下逆势增长的公司,这顿晚餐的气氛还是颇为愉快的。

        临近结束,秘书刘宗宏附耳过来,说了个来自国内的最新消息,大黄总又一次不见了,据说是和操纵公司股价有关。

        方卓一怔,唏嘘感又一次涌上心头,故友凋零,这二进宫总不会和自己有关系了吧:「经济危机,骇人听闻,压力太大,操纵股价。」

        刘宗宏也跟着唏嘘起来,虽说跟着方总在国外,但国内接连传来的当当卖身、黄总沉沦等消息就仿佛在面前发生,埃,终归是环境不好,遇人不淑。

        下次再见却不知是何时了。

        更不知那国美会如何,总不至于破产吧,不会吧,不会吧。

        wap.

        /54/54384/211555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