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柯学的不正经学者在线阅读 - 第0095章人格觉醒×一直如此√

第0095章人格觉醒×一直如此√

        狂信徒就是月夜见。

        连续十年,导致日本全境一千四百五十七人失踪的杀人犯,在现场留下了如同宗教信徒一般的十字。

        而那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失踪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姓氏,也就是——

        世良!

        是的,他们没有现实性的,物质性的证据,来论述面前这位看似阳光帅气大男孩的少年是那杀人盈野的狂信徒。

        但!

        酒井户不是白白进入井的,而这一次的井经历,更是填补了一块残缺拼图。

        他们无比肯定狂信徒的身份,因为那是他自我承认的。

        只是,他们无法证明。

        无法在真正的现实证明,然后将这位东瀛警视厅,乃至于整个东瀛全境官方都要依靠的超自然专家送入监狱。

        而且……

        百贵室长的目光看向了灰原哀。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不,有些类似,但又截然不同,并非就简单的受害者,更像是……共犯。

        将自己与罪犯绑定,甚至为之犯下罪行的共犯情节,这种心理实在是难以捉摸,如果秋人在就好了。

        是他的话,一定能看出来的。

        该死!

        “百贵室长,我们可以走了,不是吗?”

        月夜见接过了水晶之刃,红流缠绕,化作井中的文明杖,借助神性力量的形态转化轻车熟路。

        他看向面前的所有人,牵着灰原哀的手,微笑着。

        要全部解决的话,一刀不够啊!

        还是稳妥一些较好他没有必须与这些人起冲突的地方,如果说是以前,或许还要担惊受怕,但如今嘛……

        只要月夜见放出话去,东瀛官方不知多少高层上赶着将人口当牲口送过来,还要问一句,杀的尽兴吗?

        谁叫他手中掌握着生的力量呢?

        “放他们走。”

        百贵室长转过身,微仰头,知道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了。

        他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复杂:“月夜侦探,日后继续合作。”

        “嗯。”

        月夜见轻颔首:“合作愉快。”

        造梦者的权限,才仅仅是一丝一毫的窃取,的确是合作愉快呢。

        …………

        仓大厦外,众人齐聚。

        “各位,怎么这么严肃呢?”

        月夜见看着目暮警官等人,微微下腰,脸上是一直不变的微笑。

        “月夜侦探,那个……”目暮警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为好,“那个什么井,是……”

        “你小子!”毛利小五郎勇多了,“究竟都干了些什么事!”

        “啊啦啊啦。”

        月夜见有些伤脑筋的样子,闪过毛利小五郎抓颈领的行为,文明杖拄在地上、

        “事情太多了,我都不知道从哪一件开始谈起了。”他看向一言不发的柯南,“比如,某个被灌药的傻小子?”

        喂喂喂!

        柯南一个激灵,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盟友”。

        有这么坑人的盟友吗?

        我都没有追究你过去犯下的罪行,现在还能跟你好好结盟(主要是打不过),你个家伙要揭我短?

        不!

        你是要我死啊!

        小兰就在现场,某种意义上也是的那时候的当事人,这要是曝光了,未来一个月他是甭想下床了。

        “咳咳!”柯南猛烈的咳嗽起来。

        月夜见左眼闪了一下,似乎很俏皮的模样:“不过,我觉得还是让你们自己去探寻更好,挖掘真相的快感可是能让人上瘾哦。”

        说着,人已经转身,牵着灰原哀离开了。

        仅仅留下一众船上缔结了某方面盟约的“盟友”在那里思考,然后暴走。

        毕竟都是很有正义感的人,而月夜见嘛……他有,但不多,反而是罪恶值有些过剩,少说也要几百了。

        月夜见并没有打车,而是半路跟某位姓百贵的好心人“借”了一辆,从仓大厦的车库里。

        车上,灰原哀坐在了副驾驶位上,侧脸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眉头都有些皱起。

        “在想些什么?”

        月夜见秉承着不懂就问的原则发问。

        灰原哀回道:“我在想你的记忆。”

        月夜见挑了挑眉:“也对,当时可是现场直播呢,你也看到了才是。”

        他记忆中透露出来的问题并不小。

        “我没有想到,我自己的记忆也被篡改了。”灰原哀的语气有些不明,“我今年十八岁,而见,你是十七岁,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今天的话,我竟然一直都没有发觉。

        实在是……”

        年龄是划分姐弟亦或者兄妹的基本。

        两人原本的记忆中,其关系应该是“禁断的兄妹”才对,但如果以年龄论,则是相反的一个结果。

        而如此清楚明显的结果,两人竟然一直没有发觉?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记忆被篡改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是一直附着的诅咒。

        “这种事情还有很多,不是吗?”

        月夜见栓狗似乎放空了:“这种情况在我预料之内。

        从奥西里斯之书出现的那一天开始,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就已经伸到了你我,乃至于大家身边了。

        记忆并不可信,我并不知道究竟还有多少属于我们的记忆是被篡改的。

        所以,我们需要重新梳理一遍记忆。”

        但关系的错误是月夜见并没有预料到的。

        目前以他所知的结果,存疑的记忆都是重要的,有重大情报的记忆频段。

        可仅仅是关系,又能有多么重要?

        只会是另一种可能,这段与哀之间关系的记忆起始,极为重要,连带着将之篡改了。

        “梳理记忆吗?”

        灰原哀转过头,看向了月夜见:“这样也好。话说回来,你那里没有什么特殊的法术,可以用来复原记忆的?”

        “这个嘛,需要问一下洛……”

        等等!

        月夜见突然一愣,呼唤道:“洛肯尼斯?”

        没有回应,那本来与月夜见维度畸变一体的空鬼,似乎消失了。

        “怎么会?”

        ……

        “那个小子,又干了什么!”

        一片只有面具的诡异空间当中,洛肯尼斯行走在沙土之上,打了个寒颤。

        仿佛有无数双眼睛都在注视着自己一样。

        之前一次维度的震动,踏步便出现在了这个空间当中,而非当月夜见的背后灵,甚至都无法联系上月夜见本人。

        他现在只想搞清楚对方究竟都搞了些什么鬼。

        “嗯?”

        洛肯尼斯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前地上的面具,脸上露出一个有趣的表情。

        “这张面具,是那小子女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