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哀家

第七十九章 哀家

        “哟,好久不见啊,小汉库克。”

        雷利眯着眼睛对汉库克笑上一笑,接着将拧过的衣服套在身上。

        随手到裤腰上摸出别着的眼镜,雷利擦一擦镜片,又将镜片放在嘴边哈了几口气。

        对面,汉库克傲慢的抬起下巴,不满的问到。

        “冥王……雷利!

        我的部下向我说起时,我还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闯进哀家的地盘!

        不过既然是你,有这样的胆量倒也正常!”

        说到这,汉库克举起右手,她将修长的手指指向雷利,只见她厉声问到。

        “说吧,为什么闯入我亚马逊百合的领地,不要以为你曾帮助过我,就可以无视我亚马逊百合的规矩!

        这里不是男人有资格踏足的地方,就算是你,也要给哀家原路返回!”

        “哈哈,好吧,这些年不见,你的脾气是越发坏起来咯。”

        雷利摆出个无辜的表情,朝汉库克耸了耸肩,接着他把眼镜戴回脸上。

        “别和我叙旧!”

        听着雷利的话,汉库克猛的怒了,雷利的话,又一次让她想起了那永远不愿意回想的过去!

        “现在,立刻,马上!

        滚出九蛇岛!

        不然哪怕是你,哀家也不会客气的!”

        “嗯呐,老夫知道咯,不过我也就只是知道罢了。

        至于离开,对不起啊,我……实在是没法离开!”

        “你……!”

        “别急,小汉库克,我……。”

        “你应该叫我女王大人!!!”

        “嗯嗯,小汉库克,你说你当初那么丁点的小丫头,怎么就变成今天这副样子了呢?”

        “你是想死么,雷利,要打一架么!”

        “哈哈,算了吧,我这把老胳膊老腿,可比不了你们年轻人咯。

        还有就是,别闹了,小汉库克,把你的手下撤一撤,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聊!”

        “重要的事情,哼,你居然敢冒犯于我!

        我倒想知道一下,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居然舍得冒犯美丽到如此地步的哀家!

        你最好保证那件事真的很重要!

        所有人都散开吧,把沙滩留给我和雷利!”

        汉库克傲慢的昂着头,狠厉的指着雷利说道。

        看着汉库克那夸张的,下巴几乎对准天空的造型,雷利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听说了汉库克近些年来的变化,但不亲眼看到,他真难相信。

        当初那个长相一般,畏畏缩缩,就连看人都不敢太过抬头,永远穿着一身破烂,脸上总是脏兮兮的,始终把自己隐藏在一群奴隶中间的小丫头。

        居然会变成今天这个风华绝代到不肯正眼看人的地步!

        一边感怀,雷利一边摇了摇头,他看看左右,等汉库克的手下撤离的差不多了,他才对汉库克说道。

        “小汉库克,你遇上麻烦了!”

        “哀家岂会遇到麻烦,有什么麻烦舍得降临到哀家身上!

        雷利,你还是说点正经的吧,都这么多年了,芍药难道还没教会你该怎么和亚马逊的女人对话么!”

        汉库克不屑的摇了摇头,她咬着嘴唇,执拗的看着天空。

        对面,听着汉库克的话,雷利长长的叹了口气。

        “认真点吧,小丫头,这次你的麻烦真的不小,有人盯上你了!

        你不是疑惑我为什么会到你的岛上么,因为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人,和我立下了一个我根本没资格拒绝的约定!”

        “这……。”

        听到这里,汉库克终于沉思下来,她恢复正常状态,严肃的看向雷利。

        “就连你都无法拒绝,那到底是怎样的人?

        还有,你们的约定,和哀家又有什么关系!”

        “哎,那是个有趣的年轻人,他的身份非常特殊,特殊到只要他不拆了我这把老骨头,我就几乎没法拒绝他的要求。

        至于我们之间的约定,哈哈,你能猜到么,他想和我学习该怎样掌握霸王色霸气!”

        “哦?”

        汉库克沉思片刻,轻声问到。

        “就算是和我们一样拥有王之资质的人,也不值得你如此慎重的对待吧?

        等等,难道你说的年轻人是……那一位的孩子?

        那个传言不只是传言对么,你的船长真的还有孩子留在世上,而且他找到你了?!!”

        汉库克震惊的看向雷利,但当她发现雷利的表情愈发沉重之后,汉库克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短暂的沉默过后,雷利长长的吐了口气,继而说道。

        “若真是那样,倒还好了,不过很可惜,不是!

        继续听我说吧,汉库克,那个年轻人要寻找一片足够空旷的,适合锻炼霸王色霸气的岛屿,他将目标定在了你的国家,同时让我提前来此等待与他汇合。”

        “绝不可能!”

        虽然心情沉重,但汉库克义愤填膺,她重新昂起自己的下巴,狠声对雷利厉喝道。

        “哀家不允许任何人踏入哀家的领地,没人可以将九蛇岛作为什么该死的训练场!

        雷利,你疯了么,哀家绝不可能同意这样的要求。

        滚出去,无论是你,还是那个什么人,谁也别想冒犯哀家的国家!

        就算是死,哀家也不会让九蛇岛成为他人肆意踏足的土地,绝不可能!”

        “可无论是你,还是我,我们都阻拦不了他,小汉库克!”

        雷利遗憾的说道。

        闻言,汉库克双手叉腰,恨声骂到。

        “哀家可不是你这样的老朽,你的霸气和魄力呢,难道都被时间磨灭了么!”

        那个家伙究竟是谁,说出来让哀家见识一下吧,我反而期待他来九蛇岛了,我会亲手将他化作石雕,永远的封禁在大海深处!!!”

        “你做不到。”

        “哼,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哪怕有,哀家也一定能逆转那一切!”

        “他是天龙人。”

        “什么?”

        “天龙人!”

        “哀家……我……他……?!!”

        扑通!

        汉库克整个人跪倒在海滩之上,只见她面容凄惨的团成一团,久久失语……。

        ……

        另一方面,鱼人岛,外层镀膜附近。

        尼普顿骑着鲸鱼,穆斯加鲁德则抱着鲨鱼梅卡洛,他们俩畅游在天空之上。

        “穆斯加鲁德老弟,高文刚刚来电话了,说是有一头巨型鱼人即将抵达鱼人岛,他要我们先将那鱼人关押起来。”

        “我的手下全都交给你来指挥,让他们去搞定那个鱼人就好。

        至于我们,快带我去乙姬生前最喜欢的酒馆转转吧,尼普顿老兄!”

        “好嘞老弟!”

        两个因高文不在,立马变得不务正业的老男人,就此转道去往酒吧了。

        至于现场,鲨星大王子和陆军小队长两人,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大眼瞪小眼。

        “咳咳,这位队长大人,你看我们接下来应该……?”

        “哼,无知的人鱼,既然高文圣已经传达了命令,那我们只需照办就好,一切以高文圣的命令为主!”

        虽然沟通并不愉快,但两人依旧齐刷刷的看向近海。

        在那个方向,踉踉跄跄的绵津见正不断接近。

        一边疯狂的冲刺,绵津见一边拼了命的哀嚎着。

        “范德戴肯船长,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们的船没了,灯笼鱼也被打飞了,呜呜呜,我不想只有我自己,我好担心,呜呜呜!!!”

        听着愈发接近的哭声,陆军护卫不爽的蹭了蹭鼻子。

        “这些海贼的声音可真是让人恶心,他们的感情,只能让更多人失去感情!

        下等鱼……咳咳,鲨星王子,我们动手吧,先限制住他的移动,然后将他控制下去,押解起来!”

        “就照你说的办吧!”

        两人沟通片刻,立马朝绵津见动起手来,当提前准备好的巨型绳索不断套在绵津见身上之后,绵津见彻底失去了抵抗的力气。

        他被捆绑着躺在那里,难过的喋喋自语。

        “我……我不想一个人,我的心好痛。

        船长,你在哪儿,没了,全都没了。

        只剩下我自己了……。”

        ……

        与此同时,香波地群岛。

        正等待迎接天龙人回归的道伯曼中将难以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在他身后,海兵们全都发出了无法形容的嚎叫。

        “啊啊啊,超巨大的美人鱼啊!!!”

        “而且超级漂亮!!!”

        “阿西,高文圣不是去送还人鱼的么,怎么他带了一条更大更美的回来!”

        “难以理解,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