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一百一十二章 女帝醉酒

一百一十二章 女帝醉酒

        祗园话音刚落,汉库克额头上立马浮现了肉眼可见的黑气。

        又……。

        又!!!

        好一个又啊!!!

        只见汉库克猛一叉腰。

        “桃兔大姐还真是客气,居然叫哀家蛇姬大人!

        哀家方才二十六岁,看在年龄的份上,哀家允许你叫哀家一声妹妹!”

        咔哒!!!

        一声脆响,祗园手里的骰子尸骨无存。

        “张口闭口,尽是哀家,    骄嗔跋扈之辈!”

        一边冷声斥道,祗园一边蔚然起身,她左手抚刀,右手握拳。

        “只是喝酒岂能尽兴,汉库克,你想要与我起舞么!”

        “哼,    哀家求之不得!”

        两个女人瞬间针锋相对,    汉库克昂起脖子,    冷冷的盯着祗园的眼睛。

        祗园低头看着汉库克,嘴角早已撇成了大熊的模样。

        一时间万籁俱静,仿佛有闪电在两个女人的视线间不断对撞。

        片刻之后,祗园回过头对高文说道。

        “大人,汉库克怕是想要和我交流一下,给我点时间,稍后我再与你畅饮!”

        “哼!”

        见到祗园的模样,汉库克气不打一处来,她顺着祗园的视线瞥一眼高文,赶紧收回视线的同时,她昂着头,    骄傲道。

        “起舞而已,    就连这也要请示,    可怜的桃兔,    真是个伏低做小之辈!”

        这一瞬间,    祗园双手直接覆盖了武装色霸气,黑色的气流顺着她的左手缠绕到她的金毘罗上。

        而与此同时,高文的眉头也皱了皱。

        只是两个女人之间的针锋相对,那他无所谓。

        女孩子嘛,    一个是海军之花,一个是海贼之冠,这样的身份稍微碰撞一下,那根本不算什么。

        但你要是攻击祗园对我的服从,并以此鄙夷我的手下……。

        你是要坏我的规矩么!

        高文瞬间臀腿发力,他拿脊背撑着白星的手臂站起身来。

        见到大人站起来了,祗园无辜的眨了眨眼,接着她眼神一转,从后腰摸出酒瓶子抿了一口。

        而高文。

        他迎着只比自己高上一点点的汉库克一路走去。

        看见朝自己走来的高文,汉库克着实蒙了,她努力控制自己不后退一步。

        接着,她艰难的保持着傲然的眼神,死死盯着高文。

        面对汉库克那纵然不屑,但却也无比诱人的姿容,高文一步一步,随意的站到汉库克对面。

        “波雅·汉库克!”

        高文冷声念出了汉库克的名字。

        汉库克猛的咬紧嘴唇,她傲然对高文说道。

        “正是哀家!”

        “哦,    哪怕在我面前,    你也依然要自称哀家么。”

        高文冷声说道,    接着他眯起眼睛,    满怀深意的看向汉库克的肩膀。

        汉库克虽然还是穿着紫色旗袍,但也不知是为了什么,此刻的她在旗袍外面套一件垫肩的同时,又裹了张毛茸茸的大氅。

        她的双腿虽如以往那样暴露在外,但她此时的上半身,可真谓是裹得严严实实的了!

        见此,高文心下了然,于是他继续迈步。

        就在汉库克那心绪复杂的沉默之下,高文缓缓站到了汉库克的身后。

        这一刻,汉库克的心跳直接加速,她咬着嘴唇,又皱起眉头,但不知怎么,她居然一动也不敢动。

        高文默默抬起右手,轻轻将手掌按在了汉库克的后背上。

        “你……!!!”

        感受到高文的动作,汉库克彻底僵硬了,她微微张嘴,难以置信的蚌埠住了。

        这一刻,她的心脏几乎骤停。

        汗水从她额头上渗出,转眼便汇聚成流,从她鬓角处滴落下来。

        而此时此刻,不远处目睹一切的咋婆婆,还有暗处观望的二妹和三妹。

        她们同样僵硬当场。

        不过高文并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很快便将右手从汉库克背上取了下来。

        只见他步子一转,便换一个方向来到了祗园身边。

        随手抢过祗园刚喝过的酒,高文将酒瓶对汉库克轻轻的摇了摇。

        “汉库克!”

        “嗯……?”

        汉库克有些茫然,她仿若天都塌了一样,迷迷糊糊的什么也不想去思考。

        看着彻底失神的蛇姬大人,高文将酒瓶朝她扔了过去,同时说到。

        “接住!”

        “嗯……。”

        汉库克本能的接住酒瓶,而她接住的这一瞬间,高文笑了。

        “我代祗园请你喝酒,你俩的矛盾,至少不要放在今天这种日子里聊。

        另外,你看,我的话还是蛮有用的,你不是也听了么。

        所以,你与祗园没什么不同!”

        话音落下,高文拍了拍祗园的腿,示意祗园坐回原地。

        祗园不置可否的坐了回去,但她还是忍不住思索起一切的原因来。

        海贼女帝的骄傲呢?

        只是色厉内荏么?

        高文大人到底有什么魔力?

        难道大人的那只手,有什么特殊的效果么?

        要不我也让大人拍一下后背试试?

        一边不解的思索,祗园一边忍不住看向汉库克,拿着手里的酒,汉库克抿了抿嘴,猛的一口将整瓶酒喝光。

        放下酒瓶,汉库克低下头,整个人好似覆盖了一层阴影,她失魂落魄的立在沙滩上,就好像丢了魂一样。

        高文从她身旁走过,回到白星旁边重新坐下,他拿起酒杯,高高举起。

        “今天在海滩边上,汉库克的踢击真是让我见识到了七武海的厉害,来,敬九蛇女帝!”

        “干杯!”

        众人举起酒杯满饮一口。

        放下杯子,高文对汉库克挥了挥手,接着指了指自己这一圈人。

        “汉库克,自己过来坐!”

        “啊……?”

        汉库克一楞,她的肩膀猛的哆嗦起来,但她越是哆嗦,就越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双脚。

        下一刻,汉库克沉默着来到高文身旁,她双手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旗袍,接着她蜷曲双腿,侧着跪坐在了高文的右手边。

        高文右手旁,甚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我刚刚坐热乎的沙子……”

        叹一口气,甚平挪蹭着离远了一点,把空间留给了海贼女帝。

        汉库克并没理会甚平的话,她就只是低头侧坐在高文身旁,一言不发。

        倒是白星,见到身边多了个漂亮极了的大姐姐,她赶紧凑到汉库克身边。

        “哇,蛇姬姐姐,你的发型好漂亮啊。

        怎么头发还可以在鬓角边上这样切开的么,好可爱,真的好美~~。”

        说到这儿,白星低下头,小声对高文说到。

        “大人大人,你看我可不可以试试看这种发型啊,这种发型好漂亮啊~。”

        “的确。”

        高文笑着点了点头,同时,他抬头看一眼女帝的头发。

        波雅·汉库克,她是整个海贼世界里,唯一一个留着公主切发型的女人。

        由此可知,哪怕在尾田心里,汉库克也一定是最特殊的那个。

        指一指汉库克的头发,高文笑着对白星说道。

        “如果真觉得好看的话,抽时间让卡莉法帮你换个发型。

        卡莉法,你应该也会修整头发吧?”

        “当然,大人!”

        卡莉法无比干脆的答道。

        一边回答,卡莉法一边也撇了撇女帝的发型。

        哪怕身为女人,卡莉法都不得不承认,女帝真的好漂亮啊……。

        隐约间,卡莉法带着挫败感低下头去,她突然理解祗园的心情了。

        可惜她自己心里有数,她可打不过汉库克。

        ……

        不提女人们的明争暗斗,高文重新倚靠在白星的手臂上,他拿着烤肉,大口咀嚼的同时,又拿鼻子轻轻哼唱起鼯鼠刚唱过的调子来。

        不过听见这个调子,雷利突然笑了,他一边笑,一边拿叉子敲打起自己的盘子。

        “小高文,换首歌吧,来听一听老夫的,哈哈。”

        话音落下,雷利就着沙滩的海风开口,他先是唱出一段欢快的节拍,接着他的节拍就越来越豪迈,也越来越急促!

        听着歌声,这次换成鼯鼠觉得有哪里不对了,但眼看热场王甚平又开始和声,鼯鼠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至于高文,他好笑的看向雷利,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因为之前,鼯鼠唱的歌是海军的歌,那首歌讲述了一个怀揣梦想成为海军,发誓要铲除所有海贼,直到最后,这名海兵战胜了当时最强的海贼,成为海军英雄的故事。

        这唱的是老卡普的歌啊。

        而雷利此时唱的则是海贼的歌,讲述了一个年轻人怀揣梦想离开家乡,到达海上拼风搏浪,勇敢的追寻onepiece的故事。

        就像现在,他正唱着海贼们甩掉海军,于风浪中战胜强敌,最终成为海贼王的部分。

        这显然是罗杰当初的船歌吧?

        鼯鼠表情能对就出鬼了!

        但不管怎样,听着雷利的歌,高文还是跟着和起声来,他闭上眼睛拍打着急促的节奏,跟着雷利的歌词,他好像看到了罗杰当年。

        八百年来,唯一一个到达onepiece的人。

        八百年里,前无古人的海贼王。

        虽然在那之后,罗杰不到两年就死去了,死在了海兵的处刑台上。

        但那是命运并没有眷顾他。

        命运从不钟爱罗杰,绝症也好,某些条件的缺乏也罢,许多许多的一切,让他哪怕抵达了拉夫德鲁,也只能大笑着发泄一场。

        于是哪怕成为海贼王,罗杰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也要掀起如今的大航海时代。

        那就是罗杰对命运最后的抗争和较量吧?

        就在高文的感慨里,雷利结束了自己的歌,他举起酒杯,豪迈大笑。

        “这首歌,老夫还是第一次唱给除了我们那几个老朋友以外的人。

        哈哈,怎么样,棒极了吧?

        库洛卡斯不只是个船医,说起音乐,那个老家伙专业的很啊。”

        “确实棒极了,看来我也要招募一个优秀的音乐家,因为我突然发现,好的音乐的确有其特殊的意义和感染力啊!”

        高文笑着回应,接着他拿起一个空酒杯,倒上酒之后,他随手将酒杯递给好似独自跪坐在暴雨里静默的汉库克。

        看着身前的杯子,汉库克愣了愣,她小心的探出手接过酒杯。

        “别一个人傻乎乎的,既然坐下,那就都是朋友嘛,汉库克。

        还有肉和蔬菜,自己动手啊,总不至于要我一口一口的喂你吧?

        海贼女帝难道就这么娇气?”

        高文笑着调侃一声,接着他拿自己的酒杯和汉库克的杯子撞了一下。

        随后,他将酒杯送往人群中央。

        “敬罗杰,哈哈!”

        咚!

        众人的酒杯撞在一起,酒花凌乱的撒在桌布中央。

        一旁,孤零零的汉库克捧着自己的杯子,不知怎么,她好想哭。

        但她不敢,她更不能,她可是亚马逊百合的女帝啊!!!

        只见她突然振作起来,接着她举起酒杯,一口喝干了满是泡沫的啤酒。

        远方,默默关注汉库克的一众九蛇岛女孩儿们,当她们看见汉库克振作起来的模样之后,她们全都兴奋的欢呼起来。

        一时间,僵硬的气氛消失不见,众人再度载歌载舞,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女孩儿们和海兵们跳在了一起。

        看着这样的画面,鼯鼠郁闷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看来我今天很难返航了,如果宴会结束立马离开,那我的小伙子们会杀了我的。”

        “哼!”

        突然间,汉库克居然出声了,她一改方才的低落,转而恢复成高傲的样子,对鼯鼠大声说道。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男人,你只需要考虑你的士兵们几时返航。

        殊不知等你们离开以后,哀家还要考虑我亚马逊百合的新生儿大潮呢!”

        话音落下,汉库克拿起一杯酒,直接将酒水举到了高文面前。

        “天龙人,高文圣!

        哪怕没有特别的原因,哀家也要敬你一杯!”

        “哈哈,这才对嘛。”

        高文满意的笑了,他直接和汉库了喝了一杯。

        谁知他刚刚放下酒杯,汉库克居然又朝他举起一杯酒。

        面对新酒,高文惊讶的看了看汉库克的脸,此时的汉库克抿着嘴,满脸都是倔强的勇敢。

        见状,高文还能说什么,喝呗!

        果不其然,他刚刚咽下去,新的啤酒就又送到了他的面前。

        高文倒吸一口凉气,他作势撸了撸自己并没有穿着的衣袖。

        “这是要和我拼酒么,有趣!”

        ……

        ……

        ……

        七个小时后,星夜下的沙滩上,伴着不断弥漫的烤肉香气和极其浓郁的酒气。

        高文整个人瘫软在白星怀里。

        白星好笑的看着高文,她探出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高文的脸。

        见高文毫无反应,她便促狭的轻轻戳了戳高文鼓鼓的肚子。

        哪怕懒洋洋的不想动,高文也还是赶紧翻了个身,他看了看天空,夜色好黑,星星好亮。

        接着,他提起精神看向四周,雷利和祗园在那里不断的耍着牌九,甚平等人正凑在一旁围观。

        而自己身边。

        汉库克早就把高跟鞋脱掉了,她黑化了!

        此刻她正拿她那好似能泛出光来的脚丫儿,一下一下的蹬着自己的大腿。

        同时,她还不停的把酒杯朝高文另一侧的大熊怀里送。

        “天龙人,你以为你变大了,就能喝过哀家了么,陪哀家继续喝!”

        见此,高文满意的笑了,她醉的比自己更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