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一百三十九章 寻求支持的青雉

一百三十九章 寻求支持的青雉

        

        “什么填饱肚子,大人是要填饱肚子吗,是船上的肉不够了吗?”

        高文说到这里时,不远处的门口突然传来了甚平的声音。

        显然,甚平也起床了。

        只见甚平披着睡衣,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他还一边继续问到。

        “香波地也没法补给了么,那大家等我一下,我去捞一条海王类回来!”

        于是,刚过来的甚平居然真的打算转身离开。

        见状,高文笑着摆了摆手。

        “甚平!”

        “哈哈,开个玩笑,其实在下全都听到了。

        大人这么晚还愿意起来做事,实在是令我辈敬佩啊!”

        甚平搓着脑袋,笑呵呵的找了个沙发坐下,他随手拿起酒水,饮下一大口之后,笑道。

        “不过在下真是没有想到,夏琪大姐居然也上船了。

        大姐,您还记得我吗?”

        “怎么会忘记呢?”

        夏琪吸了口烟,笑着对甚平说道。

        “当初,你们团队里的小八还救过雷利一次呢。

        还有就是,咱们好歹合作了玛丽乔亚事件,可惜泰格太执拗了啊。”

        说到这里,夏琪悠悠的吐出烟雾。

        “总之,我们以后就是伙伴了,哈哈。

        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我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高文,参谋方面的事情,等我了解了你的现状以后,再和你抽时间谈。

        至于现在,大姐我耽误你休息了。”

        “哪里。”

        高文轻轻的摆了摆手。

        “少睡一会儿罢了,不算什么,不过都这个时间了,大家还是去休息吧。

        明天下午,我们为夏琪大姐开宴会,正巧青雉明天也想要见我,下午的宴会就带他一起吧。

        卡莉法,为夏琪大姐安排一下房间,今晚大家就到这里。

        醒的人越来越多了,再拖下去,宴会估计就要直接开始了。”

        到此,高文解散了众人的简短会议,刚爬起来的甚平也只好瘪着嘴重新入睡。

        时间则很快来到了第二天下午。

        ……

        香波地群岛附近是被亚尔奇曼红树占据的地盘,这里向来没什么特殊天象,于是今天依旧艳阳。

        高文在阳光下结束了上午的训练,简单吃上两口东西,他便穿着沙滩裤躺在泳池里,惬意的休息起来。

        此时躺在这的可远不止高文一个。

        在他身旁,大熊,甚平,雷利,路奇,弗兰奇,甚至连卡库都在。

        一群老爷们儿整个在泳池里躺成了一排。

        晒着太阳,甚平随口问到。

        “雷利老爷子,今天不打算去看着赌场了?”

        “看什么,除了那个叫一笑的以外,就没什么见闻色特别强的黑马了。

        结果一笑压根不作弊,以至于他今天上午就彻底输了……。”

        雷利老爷子大笑着摇了摇头。

        “你说他当初那个排场,我以为他至少也能争一争赌赛的冠军呢,结果输得也太干脆了,真就全靠运气呗,哈哈。

        他输了以后,我也就没心情看赌赛了。”

        “哦?一笑输了?”

        一旁的高文眯了眯眼。

        “他的赌术应该不错的吧?”

        “哈哈,小高文,爱玩和玩的好是两码事,一笑那种人和我与小桃兔应该差不多。

        我们都爱赌两手,但输赢什么无所谓的,主要是享受博弈的乐趣。

        至于最后,我想啊,赌赛的冠军终究是那种特别专业的,靠这个行当度日的老赌棍!”

        说完,雷利探手到泳池里飘着的托盘上取来凉酒,美美的喝了一口。

        闻言,高文了然的点了点头,自己可能是被一笑一直以来的印象蒙蔽了。

        那家伙虽然好赌,看上去也极有赌神的派头,但若是真论水平,其实他就只是爱好者的级别罢了。

        想到这,高文随口问到。

        “那一笑人呢,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咱们安排的酒店里休息呢。”

        雷利随口回到。

        “赌赛上输了以后,一笑又到咱们的赌场里玩了两把,输了大概八十来万贝利吧。

        我估计,他应该是输得没钱了,我回船上的时候,他正凑在咱们酒店里吃那些为赌赛选手准备的自助餐呢。”

        话音落下,雷利悠悠的叹了口气。

        “此人虽有一身实力,却过得却十分拮据,还全然不顾他人眼光,真正活出了自己的样子。

        啧啧,好一个难得的正经人啊。

        幸亏我们不是海贼团,更不会做什么烧杀抢掠的事,不然,我估计他没可能上你的船!”

        “哈哈,说的在理,一笑应该不怎么喜欢海贼。

        不过就算咱们不是海贼团,他也没那么容易上船,等他如约来见我的时候,我和他好好聊聊。”

        说到这,高文重新闭上眼睛,尽情享受起难得的休息时间。

        不过他休息仅仅几分钟,不远处就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卡莉法从正打排球的女人们中间穿过,蹲在高文仰躺的泳池位置,轻声说道。

        “大人,青雉大将的自行车正停在船前,我要请他上来么?”

        “哈,自行车和大船排在一起还真是违和,不过这也算是青雉的特色了。”

        高文笑着评价一句,接着点点头。

        “请他上来。”

        “遵命!”

        卡莉法得令离去,高文则从泳池里坐起。

        “你们接着休息,我去见一见那位库赞大将。”

        “我和您一起!”

        大熊直接从水里爬出,接着他拍了拍自己和高文,两人身上的水滴顿时消失一空。

        高文也没穿什么正装,他就那么赤裸上身,穿着沙滩裤来到休息区,找了张看着顺眼的桌子坐了下来。

        一旁,波姬远程安排的侍女们顿时忙碌起来。

        等库赞被卡莉法带着来到此地时,这张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式菜品和饮品。

        高文对青雉摆了摆手。

        “不是第一次见了,不必客气,坐下聊吧。”

        “多谢高文圣,不过您身边就只有熊么?”

        库赞一边坐下,一边疑惑的歪了歪头。

        听到青雉的问题,高文笑着回应道。

        “这是我的船,你又不是我的敌人。

        所以我们没必要对你严阵以待。

        之所以大熊跟在我一旁,那是他自己的爱好。”

        话音落下,高文对库赞举起一杯酒,库赞则笑着同高文碰了一下。

        放下杯子,库赞忍不住看了看左右,玄鸟号的甲板极大,和常规的岛屿差不多。

        所以哪怕是他,也只能看见正在打排球的那一群女人。

        至于泳池,那太远了,众人又躺的太平了……。

        船上的女人们目前也停止了动作,库赞看见白星正远远的指着自己,在和其他女人们介绍什么。

        而正是此时,库赞突然看见了穿着比基尼,叼着烟卷,手里抓着排球轻轻抚摸的夏琪。

        于是,库赞有些愣住了。

        “等等,高文圣,刚刚的那位是……?”

        “谁?”

        高文顺着库赞的眼神看过去,当他看到夏姨之后,他了然的笑了起来。

        “哦,你说的是夏姨啊。

        你知道的,雷利已经下决心要上我的船了,所以夏琪在这也没什么不合理的,对吧。”

        “是……是啊……。”

        青雉面色一囧,他都是当大将的人了,怎么会不知道夏琪的身份。

        那可是传说中的洛克斯海贼团曾经的成员之一!

        想到这,青雉深深地看向高文。

        “不过,高文圣,您船上既有罗杰的副船长,又有洛克斯的人,还有很多七武海。

        如果不是知道您的身份,那我搞不好会产生这是某个四皇海贼团一样的错觉呢!”

        “哈哈,怎么会呢,我可是天龙人,库赞!

        你觉得,我有可能变成什么所谓的海贼么?”

        高文笑着摇了摇头。

        “别顾左右而言他了,青雉,好好说说你的来意。

        一会儿,我还要给夏姨举办欢迎宴会,如果我们的谈话早点结束,那你也可以一起喝上两杯。

        所以说说吧,为什么想来见我?”

        “呃……。”

        见高文硬是将关于其自身势力的话题抛开,青雉也没有办法,他撇了撇嘴,说道。

        “关于我的来意,哈哈,还真是不好意思说啊。

        好吧,之所以提出同您单独坐坐,只因为我想认识一下您。”

        说到这,库赞笑着举起自己的杯子,朝高文敬了一个。

        听到青雉的话,高文了然的点了点头,喝下一口酒之后,高文轻声问道。

        “所以你嘴里的认识一下我,是打算与我达成什么合作么?”

        话音落下,高文摇了摇头。

        “说实话,库赞,我们之间并没有合作的必要,你虽然是大将,但你总是海军,你还没能力影响我的决定。

        至于我,如果我需要你的话,我会向五老星提出申请的。

        所以如果你就只是为此而来,那我们不妨去一旁泡泡澡,然后等待宴会开始。

        好好喝上两杯酒,都要比你我之间的合作来的有趣。”

        “不不不!”

        面对高文的提议,青雉苦笑着搓了搓自己的脸。

        “您误会了,高文圣,我可没什么与你谈合作的资格。

        至于我所说的认识一下……。

        高文圣!”

        青雉突然认真的看向高文,重重说到。

        “我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

        闻言,高文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他猜测的,青雉真正的来意。

        于是高文拿食指轻轻点了点桌子。

        “你要寻求我的支持!”

        话音落下,他好笑的看向青雉。

        “你成为大将多少年了?”

        “五年了!”青雉回应。

        “那战国呢,他当元帅才几年?”高文追问到。

        “七年。”青雉轻声答道。

        闻言,高文顿时好笑的看向青雉。

        &nnbsp;“看,这不是很有趣么,你已经是海军大将了,这方面你根本不需要我的支持。

        那你想要什么,元帅的位置?

        可战国也才当了七年的元帅而已!

        所以你想要什么支持,你总不会想让我给战国施加压力,让他早点下台将元帅的位置让给你吧?”

        “不,当然不是!”

        库赞赶紧摇了摇头,接着他严肃的对高文说道。

        “我所说的支持,并非出于我自己对于权利的追求,而是我希望您能为我提供一定帮助,让我……可以更好的履行海军的责任,也就是我背后背负的正义二字!”

        话音落下,青雉回头看了看玄鸟号上的人,除了一名祗园以外,其他几乎都是海贼。

        于是青雉定了定心,接着他继续说道。

        “众所周知,高文圣,我和萨卡斯基大将一直有些矛盾。

        对于海军如今的许多行为,我们两个颇有微词,并从没互相承认过对方!

        在我看来,善与恶并不是绝对的,他们中间还应该有一道精致的灰。

        &nbsnbsp;            但萨卡斯基对罪与恶的态度却是一刀切,他严苛的性格和不计后果的手段,给我造成了许多困扰!”

        只见青雉又一次举起酒杯,他喝光了整杯酒,接着说道。

        “在以往,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来协调我和萨卡斯基大将的矛盾。

        我们互为大将,各自都有自己的支持者,但我们也都是海军,是一个整体。

        可直到最近……。”

        青雉深深的看了高文一眼。

        “最近我听说,推进城闹出了一点点乱子,因为一部分囚犯的安置问题,那所大监狱的正副监狱长吵了很多次。

        其中,您支持了推进城的副署长希留,所以希留占据了上风。

        于是我突然产生了拜见您的想法。

        没什么特别的目的,我就只是和您聊聊,我需要怎样做,才能得到如您对希留副署长那样的支持?”

        青雉意味深长的看向高文。

        面对青雉的眼神,高文微笑着点燃一支烟。

        “我什么时候支持过希留?”

        吐出烟雾,高文悠悠说道,他的话让青雉了然的点了点头。

        接着,青雉继续对高文说道。

        “的确,高文圣,您并没有支持希留。

        恰恰相反,希留在一定程度上为您提供了支持与便利。

        而您目前……。”

        青雉思路略片刻,笑道。

        “您目前似乎很喜欢将海贼关入推进城,从这一点来讲,我觉的如果被活捉的海贼越多,那样的结果您应该会更加满意。

        而这一点,同样是我和萨卡斯基的分歧所在。

        萨卡斯基大将对杀戮看得太重,凡是他所到之地,罪恶虽然的确寸草不生。

        但换位思考,那是因为凡是萨卡斯基走过的岛屿,剩下的结果几乎就是真正的寸草不生了……。

        我说一件事吧,高文圣。

        七个月前,萨卡斯基大将追踪一伙海贼去往颠倒山附近的艾利克岛,那伙海贼有不少成员都是从该岛出海,所以他们和当地居民的关系比较不错。

        因此,那伙海贼在艾利克岛的山里躲避时,那座山附近村庄里的平民,为海贼们遮掩了一部分行踪。

        等萨卡斯基大将抵达并查明情况之后,他直接摧毁了那个村庄。

        的确,他以此逼出了躲藏在山里的海贼,并将那些海贼的首级都带了回来。

        但站在我的角度上,我非常不喜欢他执行其正义的方式!”

        只见青雉轻轻的拍了拍桌子。

        “对萨卡斯基大将来说,不绝对的正义,就是绝对的不正义!

        但在我看来,哪怕正义与邪恶也同样存在分级,我不觉得每一个犯错的人,都是绝对的犯了罪!

        在萨卡斯基大将手上,类似艾利克岛那样的事件层出不穷,那绝不是我想背负的正义!

        所以我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并以此压制其在海军中的影响力!

        毕竟若是每一个海贼都没机会活着进入推进城,那您也不会特别满意,对吧!”

        ------题外话------

        我老弟今儿从大学回来,我去接他来着,更新晚了一会儿。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