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堪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一章:道路长,莫笑我

第三百一十一章:道路长,莫笑我

        提笔落笔,现在已经无人在意,其实那又如何?他姜子望行事又何须在意他人的目光,又何须世人口中的荣辱,提笔落笔皆姜子望一人而已。

        「云梦和泽六十年,龙君高悬五千春,囚牛王得圣琴,邀我入星海,感念有怀作此篇以敬之。」

        魏鸣凑上前来,摇摇晃晃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什么,最后打了个酒嗝被琴青先生给扯了出去,琴青先生看了许久,有些疑惑这开篇说词不像词,说诗不像诗,连歌都算不上,倒像是个普普通通纪年史,奇了怪哉,完全不像子望的以往的风格啊。

        「久闻天上曲,应是入我梦,朝闻糜歌笙笙舞,不见夕下几时秋!远赴龙州宴,愿啖世间珍,笑饮龙元三百杯,孤剑枕黄粱,听松涛,识孤鸣,见闻琴,何须惆怅,浩海远携万里雪,青穹落雁几声鸣,可问是知世间几度秋……」

        囚牛站在姜子望文案前,倒吸一口气,这篇诗不诗、词不词怪的狠,却给人一种极为豪迈的感觉,就好像淤积在心口很久的一口气,终于一口吐尽。

        「魏鸣酒洗剑光醉,陆通静得自张狂,道路长,莫笑我,独自且去路且长……」

        不识词曲音律的魏鸣听到有人在小声诵读中有自己的名字赶紧再次挤了进来,结果头刚进去身子就被人拉住,还没等他挣脱开,就被人用力给扯了出去,醉醉醺醺的魏鸣自己摔了个四脚朝天,还差点砸到一旁专心调琴弦的陆通,对此魏鸣全然不顾,嘿嘿笑着在地上打了个好几个滚小声嘟嚷着姜子望写得关于自己的那一小段:「魏鸣酒洗剑光醉。」

        小心蹲在陆通旁边生怕有人打扰自己哥哥调琴弦的楚欣素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个一边嘟囔一边傻笑的魏鸣,真就是纳闷,不就是一句词嘛,要是愿意自己一口气都能给他写个千百句的,这有啥好高兴的。

        一笔落下潇潇洒洒百余字,以「久闻天上曲,应是入我梦」开头,最后以「已闻琴声醉山河,何须恋仙曲。」

        姜子望停笔,对着那张暗黄色的纸张轻轻吹了一口气,将最后一点残存的墨迹吹干,扭头看向被层层人群阻挡住的陆通,陆通也是心有灵犀,在姜子望的看向自己的那一刻,陆通双手十指轻轻压在在琴弦之上。

        姜子望双手捧起那一卷被珍藏许久的纸张递给老翁,老翁有些惊恐的看了一眼姜子望后又赶紧看向囚牛,看见囚牛微微点头之后,老翁才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接住那卷写满文字的纸张。

        老翁入手之时,双臂竟猛地一沉,好想千斤重物压在了自己手上一样,老翁下意识的稳重双臂,才没有让那一卷诗词掉在地上。

        老翁稳重心神,郑重的看着双手托着的那卷诗词,很难相信这原本薄薄的一张纸此刻竟有千钧之重。

        「子望你写的诗词不如你来读读吧。」琴青先生偏着脑袋专心致志的看着老翁手里的诗词对姜子望说道。

        姜子望摆摆手:「我写的赋我再去读怕是有自卖自夸的嫌疑,我看就不如……」说着姜子望环视四周想要找一个人来读。

        「我来!我来!」站在最后面的魏鸣一边跳着脚,一边大声喊道。

        当然没人会让这个没半点读书人模样的家伙去读这篇佳作,俗话说好马配好鞍,好汉配好刀,你魏鸣一个酒鬼剑客躲后面玩你自己的剑去吧,人家姜子望可是应了你的要求把你写进诗词里了,怎么也不见你拿酒洗剑啊。

        「赋?」龙逆有些疑惑,问道:「子望兄这赋不知是何文体,我从未听闻过啊。」

        听到龙逆的话,众人也才反应过来,这文体确实是没见过,也没听过,至于什么赋什么的,就更听过了。

        姜子望笑了笑解释道:「这赋其实是我从古人「文」文体上改编而来……」

        「文?文章

        是文章,怎么跟赋扯上了关系?」有人疑惑道。

        姜子望继续解释道:「古人造「文」其实是诗词歌文章体的混合,只是随着历代文人的不断提炼升华才有了不同的类型,其实我的赋不过是追本溯源回到了那个时代的「文」了而已。诗是为文字的高度凝练,是已经与情感的表达;词是乐相生,或唱或诵皆可,如今在稷下学宫时兴的填词诸位可以一试,是以为其乐无穷;歌虽然常常与诗歌并称,其实更多的还是承载了自己心境的表达,同时也兼备词的传唱;而赋最就讲究韵律和文采的洒脱,同时也多了些文章与诗歌的性质,是以脱离实际,脱离百姓,所以才有了更多的潇洒与惆怅……」

        听到这个解释,有人低头沉声,有人眉心不展,有人恍然大悟,有人面面相觑,在座在乐道都有或多或少的成就与实力,诗词歌与乐曲同根同源他们对诗词歌的造诣也非旁人可比,只是毕竟沉Yin诗词歌已久突然出现一个新的文体实在让他们短时间内无法接受。当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赋确实是好,很好,非常好,好到让他们都不舍得去抨击这个看似追本溯源其实离经叛道的赋了,或许这也在侧方面证明姜子望在文学上的造诣比他们要高太多,太多了。

        又沉思了片刻,姜子望似乎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读「赋」人,最后姜子望突然一笑,想起了那个有可能已经身死道消的可怜魔头,姜子望望向陆通那边,众人感觉到姜子望的目光后纷纷让路,最后道路尽头是那个有些幽怨的小姑娘。

        姜子望笑道:「不如就请灵族圣女为我读「赋」如何?」

        看见姜子望点中了自己,楚欣素刚想开怼,就感觉到身后一道冷冽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楚欣素叹了口气没办法只好乖乖的站了起来,接下来老翁递来的那个一卷赋。

        看见楚欣素很轻松的就接住了那个赋老翁投来一个十分怪异的目光,只是很快就被他隐藏了起来,老翁乖乖退到一旁。

        等到所有人都回到了座位后,楚欣素才轻咳几声清了清嗓子,陆通右手轻轻一拨,悠远的琴声响起。

        久闻天上曲,应是入我梦,朝闻糜歌笙笙舞,不见夕下几时秋……

        wap.

        /90/90603/21156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