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线下约架,她貌美如花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五章 不要多管闲事(求订阅)

第两百七十五章 不要多管闲事(求订阅)

        傍晚时分,众人共同站在海边,与被晚霞渲染的大海挥手告别。

        大巴车再次启动,这一次则是踏上了回家的路。

        人总会在黄昏时分觉得感伤,夕阳余晖虽然很美,但也容易触动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所以哪怕之前的气氛一直十分吵闹,但到了此时,众人也只有看向车窗外,默默承受离别所带来的感伤。

        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离别,是与海边的美好风景告别。

        “大家不要觉得失落啊,反正之后学习会的时候大家不是还会聚在一起吗,只要人还在一起,大海永远在那里等着我们啊!”

        木逢春站在过道中间,对着众人朗声说道。

        她音调高昂,试图以这种方式打破众人内心中的落寞感伤。

        然而,事实上她的出现和她口中所言,本身就有很大的出入。

        因为木逢春已经高中毕业了,她当然不需要参加这种学习会,白寒也是同理。

        也就是说,哪怕之后真的有学习会这种活动,白寒和木逢春也没有参加的必要了,这个团队的成员注定无法再次聚齐了。

        学习会结束也就象征着暑假的结束,到时候新学期开始,其他人成为了高三学生,木逢春和白寒则会去上大学。

        或许这次海边之旅对于大家来说,就是唯一一次能够全员聚齐的时刻了。

        木亦竹看着木逢春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别人不知道,她却始终都一清二楚,她这个姐姐虽然性格算是外向,但远远不会活泼到这种程度,否则之前也不会连学校都懒得去上。

        据说艺术家们大多性格都与常人有所不同,木亦竹原本觉得她姐姐就是这样的。

        只是通过这次旅行,木亦竹看到了更多木逢春接地气的一面,不是在家里拿着画笔利用天赋绘出一幅幅绝美画作,而是像个普通人一样,与大家一起快乐玩耍。

        “竹子,你能有这么多的好同学,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后悔那段时间没有去学校上学了,否则的话,我也许也有机会能享受跟同学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吧。你要把握好机会,珍惜余下的高中时光,知道么?”

        木逢春回到座位上以后,坐在木亦竹的身边轻声对着她说道。

        这是木亦竹听到木逢春罕见的表达心中想法的时刻,身为绘画领域的天之娇女,其实有很多时候,就连木亦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姐姐在想些什么。

        “我会的。”

        “我去的美术学院据说也有书法系,你以后要是想考的话可以到这边来。不过心里装了麻将小子,你估计也不会来了吧。”

        “也不一定,也许以后麻将也变成一种艺术了呢。”

        木逢春伸手握住了身旁妹妹的手,姐妹俩相视一笑。

        “之后有什么打算呢,唐老师准备回去制定教学计划了吗?”

        秦筝带着一脸和煦笑容对着一旁的唐促说道,唐促长叹一口气,总觉得人生灰暗。

        “叹什么气啊,这叫能者多劳。难道你之前教我学习的时候,也这么无奈么?”

        “那不一样,教你跟教他们能一样么……”

        “有什么不一样的?”

        “教你是为了提升你出现在我家户口本上的几率,教他们是在浪费我跟你在暑假里的甜蜜二人时光。”

        “我们有过什么甜蜜二人时光么……”

        秦筝一脸鄙夷看着唐促,唐促的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

        “那是因为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很甜蜜啊。”

        “你乱讲。”

        秦筝嘴上嗔怪着唐促,但还是将头靠在了唐促的肩膀上。

        她是从什么时候变得小鸟依人起来的呢,秦筝也不清楚。

        明明最开始见到唐促的时候,后者只是那个在游戏里跟她出现摩擦的普通男生而已。

        “唐促,你说如果我们没在游戏里遇见过,甚至我没转学到你们班,我们两个还会在一起么?”

        唐促挑了挑眉,听着秦筝的问句,内心立刻警觉了起来。

        这个问题乍一听,大多数人都会立刻回答不会。

        毕竟都没有相遇的契机,还怎么在一起谈恋爱?

        但唐促心里清楚,既然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桉,那身为女孩子的秦筝,也一定知道,所以她没必要明知故问。

        秦筝在等唐促的回答,一个不同寻常的回答。

        “会的。”

        “为什么,素不相识也会相遇?”

        “我会让沐兮帮我占卜一下未来女朋友的模样,通过这种方式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你。”

        “唐促,你画大饼能不能别带上我。”

        就坐在两人后方座位上的沐兮忽然出声说了一句,由于座位挨得比较近,所以沐兮也将这对笨蛋情侣之间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唐促和秦筝顿时乖乖闭上了嘴,两人的脸上都挂着讪笑,显然是因为无处不在的沐兮而感到不知所措。

        大巴车自傍晚时分驶离小连,到达沉城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正值晚饭时间,所以大家准备一起吃个饭,之后再各回各家。

        龙崽怎么接他们来的,就怎么送他们回去,算得上是服务到位了。

        “下馆子喽!”

        男生们的脸上都带着喜悦之情,晚餐选择的地方是东北菜馆,有大圆桌的那种地方,哪怕都是些家常菜,但也称得上是物美价廉,总比高档酒店的消费要低许多。

        由于在场人数众多,所以大家决定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点菜,每人可以点一道菜,在场一共十人,东北菜馆分量十足,十道菜也够吃了。

        “红烧排骨。”

        轮到龙崽的时候,他口中轻声说道,倒是没有出乎唐促的意料,毕竟红烧排骨一向是龙崽最喜欢的菜。

        最后一个做选择的人是秦筝,菜单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了秦筝的手上。

        众目睽睽之下,秦筝并没有打量菜单,她的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就和她即将要点的菜一样。

        “锅包肉。”

        “我就知道……”

        听秦筝这么说的时候,她身旁的唐促小声都囔了一句。

        “果然是锅包肉啊,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阿姨肯定很喜欢你吧,秦筝。”

        常乐笑容灿烂,以他和唐家的熟悉程度,自然知道锅包肉是三更的最爱。

        “什么什么,在说什么呢?”

        不明所以的木逢春一脸兴奋对着常乐追问道,常乐便把唐促的妈妈最喜欢锅包肉的事情说了出来,圆桌旁的众人也配合着口中发出起哄的声音。

        “锅包肉不是挺好的么,你说对吧,唐促?”

        秦筝将话题抛给一旁的唐促,唐促只是笑笑,并未接话。

        他从小到大家里餐桌上出现最多的菜就是锅包肉,他整个人早就已经麻了。

        不过菜单上的锅包肉,确实让唐促想起了一个人。

        他那位脱俗出尘不染风霜的妈妈,确实和同学们的妈妈相差太多了。

        拥有无可匹敌的绝世容颜以及高岭之花般的气质,无论身处何地都能瞬间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我出去下。”

        唐促留下一句话后,便暂时离开了餐桌。

        他走到包厢外较远处无人的窗边,瞥了一眼窗台上放着的烟灰缸,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唐促有多久没主动给三更打过电话了呢,他也不知道。

        面对生活中发生的各种琐事,他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唐雨。

        唐雨虽然平时看上去总是一副嘻嘻哈哈不着调的样子,但无论唐促遇到什么事情,他总能以父亲的身份妥善解决。

        三更在这个家里是被呵护在掌心中的珍贵花朵,无论是唐雨还是唐促亦或是龙崽,都对她言听计从。

        也正是因此,唐促才不会经常联系三更,毕竟对于三更来说,似乎从没有什么事情算是大事。

        她总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恍若落入凡间的仙女。

        不过现在唐促知道了,他妈好像不只是仙女这么简单。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唐促,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电话那头传来了三更的声音,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甚至总是给人一种略显清冷的感觉。

        “没有,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

        唐促后背靠在墙上,将手机放在耳边,听着母亲的声音,心中百感交集。

        “你不经常给我打电话的,你总是联系你爸爸。所以,你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讲吧。”

        唐促略微沉吟,但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我其实是想问你,你真的是来自地府的小阎王么?”

        “嗯。”

        三更应了一声,语气中听不出丝毫波澜。

        唐促忽然没来由松了口气,尽管这个回答要更加不切实际,但唐促还是一瞬间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

        他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个结果的心理准备,现在如果还有什么意外发生,那他就真的要情绪崩溃了。

        “我这几天和朋友们去海边玩了,我还发了朋友圈,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我和你爸爸还给你点赞了。”

        “嗯,我也看到你们的点赞了。”

        唐促微微低头,想到那些围绕在自己身旁的朋友们,他的嘴角便忍不住勾起一抹柔和笑容。

        “我现在在一间饭馆里给你打电话,我们在这里吃饭,刚点完菜,秦筝点了份锅包肉,果然她和你一样,真的很喜欢锅包肉的味道。”

        “我对她印象很好,如果你想问我可不可以跟她结婚的话,我没意见。”

        “我哪有问啊……”

        唐促觉得有些无奈,他妈和他爸不一样,他爸喜欢嘻嘻哈哈开玩笑,但他妈不会开玩笑,所以三更说出的每一句话,基本都代表了她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状态里。

        唐促不是个擅长聊天的人,以往跟他爸唐雨打电话的时候,也多半都是唐雨说话更多。

        三更也不是个会多说废话的人,这一点唐促倒是觉得自己有点像三更。

        “那我先去跟朋友吃饭了。”

        唐促说了这句以后,就准备说结束语然后挂断电话了。

        “唐促,不要多管闲事。”

        三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唐促并不理解其中含义。

        但他不想多问,因为他有预感,他就算问了,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

        “去跟朋友们吃饭吧。”

        “嗯,好。”

        三更挂断了电话,唐促看着手机屏幕,脑海中仍旧在思索着方才三更口中的话语。

        不要多管闲事,更像是一种警示。

        问题是他唐促在学校里都是及格战神,性格也是怕麻烦的类型,秉承的人生理念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又会去管什么闲事呢……

        “你果然还是忍不住提醒他了,毕竟他是我们的宝贝儿子嘛。”

        某间高档餐厅里,唐雨坐在三更对面,一脸笑眯眯的对着后者说道。

        “但他没问我为什么不要让他多管闲事,显然我的提醒并没有什么作用。”

        “没办法,那臭小子毕竟也是你儿子啊,性格也有随你的地方。”

        唐雨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却逐渐收敛了起来,表情也隐隐带着几分认真。

        “他是我们的儿子,三更,我们应该保护好他的。”

        “就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所以他注定异于常人。”

        三更用叉子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轻轻咀嚼,白皙绝美的容颜上依旧平静如水。

        “牛排没有锅包肉好吃。唐雨,我想吃锅包肉。”

        “好好好。”

        唐雨眼神中满是宠溺,随即对着一旁的服务生举手示意。

        “让后厨帮我做一份锅包肉。”

        “先生,我们这里是西餐厅,没有锅包肉的……”

        “你去告诉张不举,就说一个叫唐雨的人,想在这里点一份锅包肉。”

        服务生脸上浮现出些许疑惑,但他还是一路小跑跑向了后方,毕竟他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在西餐厅里点锅包肉,和砸场子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很快就回来了,回来时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唐先生,我们餐厅的厨师不擅长做这种菜,老板已经亲自下厨了,请稍等。”

        唐雨笑着点了点头,看上去对于这个结果十分满意。

        “我就说嘛,放着好好的中餐不做,非要砸钱搞这种连锁西餐厅,还不如回沉城重新开红星饭店,把祖传老字号做起来呢。”

        三更安静听着唐雨的抱怨,在听到红星饭店时,她的表情才略微有些动容。

        “红星饭店里的鸡架很好吃。”

        “你啊,过了那么多年还记得,我真是服了你了。”

        “唐雨你不就是用各种好吃的食物,诱导我落入你设好的陷阱里的么。”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唐雨摆出一脸无辜模样,但旋即他的脸上便再次挂上灿烂笑容。

        他的否认三连用了二十年了。

        他也爱了三更二十年了。

        /129/129082/31523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