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在线阅读 - 第2103章 少年修竹

第2103章 少年修竹

        李天命的言语、态度,是让人愕然,无语的。

        许多林氏二脉子弟,看着他们的‘宗族嫡子’,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李天命说再跪就是他孙子,这下林狈等人也不方便再跪了,他站起身来,仍然态度良好,询问林猇:“二爷,你的意思是?”

        这种场合,李天命说的,当然不算。

        “夺嫡之战,开始吧。从年轻人开始,由我结束。铺垫就省了,别耽误大伙时间。”

        林猇说完,也不看林狈一眼,和东神玥一起退出战场。

        “好!”

        林狈还没反应过来,主持的林啸云和林舞仪,纷纷眼睛一亮。

        他们明白了林猇的意思,异口同声说的个‘好’字。

        “林狈,夺嫡之战马上开始,让儿孙备战吧。”

        林啸云赶紧宣告,把这事给定下来。

        “是。”

        林狈表情困惑、无奈,心里却暗自一笑。

        说实话,他和其他二脉之人都认为,今天只会走一个过场,顶天就是林猇、东神玥‘回光返照’一次。

        没想到,他俩真的来真的。

        而且,还有让四个儿孙上战场的意思。

        林啸云、林舞仪,当然想让李天命和他三个媳妇吃点苦头,声望再跌。

        要是能出点事,更好。

        “唉!”

        周围数千万林氏二脉子弟,看着那四个年轻人,又是接连叹气。

        “不是说他们四个是歪瓜裂枣,其中三个女娃,天才也确实是天才。问题是还不到三十,怎么跟三百的打啊。”

        “这一战,能有意义吗?”

        “二爷就不能爽快点走,让年轻人也少吃点苦头么?”

        “只能说,他对脉主之位,还是不甘心,还是念念不忘吧。”

        “何必呢?”

        “说实话,我感觉这是林枫的意思,他自己想硬撑,把这些远未成年的女孩给拉上了……”

        “真够犟的,这种情况都逞强,活该吃点苦头。”

        这就是在场大多数人的看法。

        他们在‘林枫’的身上,看到了林慕的影子。

        这种情况下,林狈一家上千人,都在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显然他们没预料到,连‘少年天才’这一组,对方都要打。

        “那就满足他吧。”

        林狈的身边,站着一个青衣少年。

        他身材高瘦,穿着一身青色剑袍,上面绣着一根根笔直的青竹,其长发扎成一束,面容十分俊朗、端正、器宇轩昂。

        那一双暗青色的双眼之中,剑芒滚滚,锋芒毕露。

        谁都认识他。

        他叫林修竹。

        林狈和他儿子,都不算多惊艳之人。

        他这孙子林修竹,才是二脉人眼中,真正属于二脉的未来。

        哪怕他才六十多,也是二脉三百岁以下,最风云的人物!

        唯一一个六级弟子,和林剑星同级。

        今天的夺嫡,其实是为他准备的。

        这样如青竹般干净、清冷、剑意灼灼的少年,或许在人们心目当中,才代表着二脉的风骨。

        此刻,他在众目睽睽之中,于林狈一系的阵营中走入场中。

        一时间,无数林氏子弟的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只见他彬彬有礼,对李天命这边道:“三位姑娘,修竹痴长各位三十余岁,占了岁数的便宜,这少年天才之战,对三位来说不太公平。所以,我们家这边,就由我一个人出战,对决三位。请赐教。”

        此言一出,顿时便有许多人高呼‘好’字,以称赞林修竹的人品。

        他的谦逊,和李天命方才的‘高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众人看他的目光,都满是赞许。

        许多女性长辈,更是露出了‘姨母笑’。

        然而,李天命分明站在三个媳妇之前,他却越过了他,和姜妃棂她们说话。

        那种看不起、不把李天命放在眼里,当他是空气的意思,太明显了。

        莫大羞辱!

        然而,二脉对此喜闻乐见。

        “既然林修竹谦逊让步,那……”

        有林修竹一个,拿下李天命四个,对谁来说,都觉得同样轻而易举。

        连林舞仪、林啸云都能接受。

        于是,林舞仪正要宣布战斗开始。

        就在这时,李天命打断了林舞仪,道:“我拒绝!按照夺嫡之战的规矩,双方必须派出最强的十个弟子,以保证夺嫡之战公正、有意义。我们家就四个,所以只能上这么多,但对方有两百多人,分明可以满足要求,那就按照规矩办事。”

        这话一出,真让全场呆滞。

        人人都想问一句:“你怎么敢的呀?”

        包括林修竹都愣了一下。

        他这才看了一眼李天命。

        很明显,李天命的弟子牌只有小天星境第一阶。

        “没这种必要吧?”

        林修竹哑然笑道。

        附和他的人,很多。

        “有这个必要。要不然你输了,因为不符合规定,还得重新打一次,浪费时间。”李天命道。

        “啊这……”

        林修竹只能强行控制,才没让自己笑出声音来。

        他极力保持礼貌。

        但,观众可保持不住。

        一时间许多人哄笑了起来,现场严肃的气氛顿时消散,人人都快乐极了。

        甚至有人捧腹大笑,快抽过去了。

        “林枫,要不,咱不闹了?这是严肃场合,不是搞喜剧的地方……”林修竹憋笑问。

        “没开玩笑,你们不派出足够尊重对手的人马,不愿意按照规矩战斗,破坏宗族夺嫡的规则,那夺嫡之战就别打了。请回。”

        李天命摆手。

        开玩笑,他今天来这里,就是要一步到位逆转声望。

        自己还没装逼呢,岂能让这林修竹先装?

        “好吧!你这曲线救国之策,也挺有想法的……”

        林修竹真的忍不住了。

        他咧开了嘴,笑出了一口白牙。

        大家都明白了。

        搞半天,原来是想取消宗族夺嫡啊!

        天真。

        “修竹。”

        林狈喊了一声,让他别坚持了。

        宗族夺嫡,怎么可能取消!

        “是,祖父。”

        于是,林修竹回头,对自己家人道:“随便来九个,三十岁以下的娃最好。”

        “我来!”

        “我来!”

        很快,就有一群孩子跑出来凑数。

        但就在这时候,又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自李天命。

        他大声道:“凑数的也不行,必须符合最强的规则,如果不想夺嫡就赶紧滚,别在这装逼浪费老子时间,你真要是找不着人,老子给你点名。”

        林修竹笑容僵住,缓慢回头,看了看李天命。

        “你来真的?”

        说实话,他从一开始的憋笑,变得有些生气了。

        “真有这种给脸不要脸的人?”

        “我懂林枫的意思,怎么打都是输,对手强点,他面子上过得去,回去还能吹牛呢。”

        “原来如此……”

        这就很没意思了。

        林修竹闭上嘴巴,目光变得锋利起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已经看这‘宗族嫡子’很不顺眼了。

        对方三级弟子,能进祖魂界第六界。

        他六级,也是第六界!

        凭什么?

        他一开始,只想随便打败此人。

        而现在,他想玩一下了。

        “呵。”

        在他心里笑了一声的时候,李天命在一片讥讽当中,面向林狈一家,继续道:“都别给我在这装逼浪费时间,被我点名的麻溜点出列!”

        “林修竹,林永宁,林明知,林瑰雨,林华皓,林凌瑶,林鸿光,林诗筠,林雅寒,林中羽!”

        “就你们十个!其他的,赶紧滚远点,有点素质行不行?我爷爷奶奶都早退出战场了,你们还在这堆着放屁呢?还是想继续展示你们家猪多、能生,了不起?”

        别人不客气,李天命也不想客气。

        “下跪、谦让,不出战,装逼!你们当宗族夺嫡是演戏呢?要演戏滚远点,这里是战场,谁特么浪费时间,谁就是下贱!”

        “既然一切用实力分胜负,唱你老母的戏,还涕泗横流?流个鸡儿,谁不知道你们谋朝篡位啊?瞅瞅你们爹妈给你取的名字,狼狈为奸,一出生都知道你们是什么德性了,还洗白个鸡毛?”

        李天命这一段,不光骂林修竹,把林狈刚才那一出笼络人心的大戏,也给骂了。

        不但骂了,还把脸皮彻底撕破了。

        把怒火、战念,都给激发了出来。

        “这说得也太……”

        不说其他,光是李天命这胆量,这时候也给很多人吓住了。

        当然,这样激烈的话,只会让评价两极分化。

        有人觉得他挺有胆魄,但更多人会觉得,他无可救药。

        “活生生又一个刚愎自用、胆大包天,不知悔改的林慕!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林啸云作为公正的主持,这时候都带节奏骂了一句。

        所有人看向林狈。

        “被他点名的,全部出列!”

        林狈目光森冷,咬牙低吼。

        果然,因为李天命几句话,火烧起来了,再也不欢脱了。

        一共九个三百岁以下,林狈一系最强的青年男女,全部眼含怒火,来到了林修竹的身边。

        气氛完全不同了。

        李天命知道会这样。

        但他还是要骂。

        不骂几句,谁知道对方要装要什么时候?

        分明狼子野心,还要做出一副受到万民托举,扭扭捏捏前来夺嫡的样子,真是恶心!

        “林枫,你把火点起来了,撕破脸了,可是要承受代价的。”

        林修竹眯着眼睛,看着这一个比他‘大四十岁’的家伙。

        他是真没料到,这人胆这么肥。

        “是你们主动挑衅,这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李天命冷笑一声,拿出东皇剑,引剑戮血,在万众注视前主动低吼:

        “弟子剑神林氏林枫,携妻妾姜妃棂、林潇潇、微生墨染三人,愿和对方十人进行无量决斗!斗神无量,生死勿论!来!”

        /46/46683/20439505.html